【北大人在深圳】陈难先:在“文化沙漠”种一棵树

分类:大学生活 时间:2019-01-11 阅读量:

编者按:刚刚过去的2018年,是深圳改革开放40周年,也是北京大学也120周年校庆年。创新之都与百年学府在这一年碰撞出了一朵绚烂别样的火花。作为北京大学唯一一所异地办学的校区——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的建立,交汇了南北与古今,融合了沉淀与创新。

无数北大人选择深圳这个创新舞台,挥洒着自己的青春和热情:他们中既有50年代求学燕园却依然精神矍铄的老校友,也有奋发拼搏年少有为的80后年轻校友;既有推动深圳创新产业发展的商界精英,也有耕耘于文教领域的雅士骚客。

新闻网特推出系列报道“北大人在深圳”,与读者分享北大人在深圳的故事,感悟鹏城大地上的北大精神。

 

个人简介:

1943年生于浙江省绍兴市,1967年毕业于北京大学西方语言文学系英语专业。1982年10月调入深圳市招商局蛇口工业区,组建并管理一小、二小、一中、二中共四所学校,即育才学校。曾任蛇口工业区教育卫生办公室主任、党委宣传部长、社区教育顾问等职。2003年退休。

陈难先今年74岁,虽已满头白发,但仍能一刻不停地讲几个小时,据说这是早年间在东北当老师时练就的本事。这位深圳育才学校的创始校长,在27岁与教育结缘,40岁来到南国被称为“文化沙漠”的深圳,60岁退休,直到今天,都始终与“教育”二字紧紧相连。

被“抢”到西语系

陈难先考上北大是一件让周围人都挺意外的事,这份意外跟60年代的红色风雨有关。陈难先出身地主家庭,早年跟着父母从浙江绍兴搬到了上海。由于“出身不好”,陈难先一直处于自卑的状态。“一个自卑的人同时也是自负的”,陈难先这么评价自己。1962年的高考重点学校可以填12个志愿,陈难先的第一志愿填了复旦大学的新闻系,第二志愿开始就是北大中文系、西语系、东语系以及俄语系。陈难先的老师让他填个师范学校保底,但是被他拒绝了。

“新闻系不会要我的,党的喉舌岂能交给你这样的人去把握,不可靠么。”陈难先笑笑。而在当时的北京,时任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兼北京市委书记的彭真提出了“不‘唯成分论’”,他认为家庭出身不能自己选择,但道路是可以自己选择的,并在北京率先落实了这一方针。就这样陈难先凭借高分顺利被自己的第二志愿——北京大学中文系录取,但是陈难先的英文成绩吸引了西语系招生老师的目光,于是他被“抢”到了西语系。

60年代,尽管是在北大,英语教学辅助设备跟今天相比还是有所欠缺。“当时我们西语系里的录音机,你们可能都没有见过,有这么大,这么厚,”陈难先拿手比划了一下大小,继续说道:“女孩子不一定都提得动这个录音机,太重了。”这样笨重的录音机需要向系里登记借用。系里有一间听音室,学生想听录音需要借耳机。“我们可以凭学生证去借一个耳机,这个耳机有一个插销,然后从墙上的三个插孔选一个插进去,一共只有三个选择。”不像今天的收音机节目那么丰富,60年代的北大西语系也只提供3个频道,“你不能‘点菜’”。

回过头来看北大60年代的学习条件,自然是不能与今日相比的。但是跟其他院校来比,已经算相当优越了。在陈难先的印象里,每个人考上北大之后都是满满的自豪感,没有人会说“这什么破录音机”之类的话。

 【北大人在深圳】陈难先:在“文化沙漠”种一棵树

班级部分同学合影,摄于1966年

 【北大人在深圳】陈难先:在“文化沙漠”种一棵树

1967年夏天的陈难先

除了教学设备的欠缺之外,在当时的西语系也很难见到外籍老师的身影。陈难先那一批60年代的西语系学生,只在大二上过一年的口语课。“这跟我们北大培养外语人才的方向有关,我们这个西语系叫西方语言文学系,所以它培养的人是搞语言文学的,所以口语相对来说不那么重视。”在当时的西语系教授中,大多数是新中国成立前归国的留洋教授,但也有少数没有留洋背景的“土教授”。陈难先对自己在北大求学时的教授仍留有相当深的印象:“有些教授的口语可能没那么流利,但在专业方面的学问有时甚至高过外国人,他们的外国文学和语言的造诣水平是一流的。”

1967年,陈难先从西语系毕业,正值时局变动。他的命运和许多北大人一样,悄然发生了改变。

十年黑龙江,一生为园丁

 

更多精彩内容

教育在线 成绩查询

 

相关信息

 

教育在线 招考政策

  1. 1. 所有内容为机器自动选取
  2. 2. 本站为广大考生提供招生考试政策等信息查询
  3. 3. 如侵犯您的权益 ,请联系站长删除。感谢那些为互联网做出贡献的个人和团体!